澳门金沙线上娱乐注册
平台电话:0523-86811856
当前位置:主页 > 公司资讯 >

    喝水的人类与喝血的蚊类 永远不会停止伤害和平共处

    2017-09-10 14:58

    那天王先生说,我们明天去庙前看“三世图”?我想了想说好,第二天二人便去了。
      
      一生大多时候飘泊江湖,飘过不少地方,最远是去年的中俄边界,但这个离家几十里路的庙前却没去过。这,加上“三世图”,是我随王先生前去的原因。
      
      前几年从庙前这个偏乡僻壤发出一道灵光,一对父子抱着几本破书,为人指点前今后三世事。我的朋友龙当年去过,说他前世是位游方僧侣,本世梅开二度,二妻命。这一说正合龙意,本该含蚀弄孙的他,在这个盛夏,天天心安理得地带着现妻生的三岁小千金,下河游泳上树捉蝉,弄成老小孩一个。看来明后年他大儿子生出孙来,别指望他去含饴了。
      
      王先生娶了好妻子生了好儿子,一家人把厂治理得蒸蒸日上。王先生认为是他家风水好他命好,所有的命相先生也一致这样认为。不过王先生并不满足,他想得到更多的认证,所以听说茫茫大山深处有这么一家认证单位,便拉上我作见证的,驱车赶去了。
      
      山路远没有想像中那那崎岖陡峭,车子沿着铜山源水库转了几个弯转了四十多里地,便到了。二位命相师也远没有想像中的鹤发童颜和仙风道骨,老的左眼还残留一粒昨夜的眼屎,小的一身横肉,适合去打家劫舍。父子身边各自围定一群人,桌上堆着五六本缺边少角破败不堪的书籍。这和我那位远房亲戚的状况一致,他曾给我相过命,挺准确的,只是知命度低,虽外形甚佳却香火甚差。
      
      我们是点心时候抵达的,小命相师正为一位凌晨三时即来伺候的中年女子推命断相,女子手中一张十几个人名性别天干地支的名单才完成了三分之一。小相师叫我们先回去,后天早点来比如凌晨三点或者干脆在这过夜。
      
      二人怏怏而回,我说你不如去找我那位远房亲戚认证下,看上去都差不多的招式。他说不行,可能书不一样,个人悟性也不同,还得有灵气。我感叹说是啊信则有不信则无。正说着我电话响了,朋友叫速去我一徒弟的酒店喝酒,我说我正与王先生游山看水呢。他说正好正好,我这正有几位美女素闻王先生大名,想一见真佛呢。王先生一听大名被美女久仰,很是高兴,慨然应充,车也开得快了,一会就到了约定地点。
      
      包厢里果然坐着五六位美女,都二三十岁的少妇,当然还有相应男人。王先生被推到首座,开车不能喝酒,用豆浆果汁之类替代。在觥筹交错中王先生讲述了艰难的发家史,我负责完善细节和褒扬人品。我说王董只在很久以前有过一次烂泥地里飞车的经历,现在已将车开得很好,刮擦的事偶有发生;王董虽在股市中屡战屡败屡败屡战,如一只跌破发行价的垃圾股。在商海中却愈战愈勇日进斗金,如一个金枪不倒的猛男伟丈夫。一些人开始坏笑,纷纷给王董敬酒,祝他身体与事业并进,金枪不倒!
      
      包厢里的白红啤诸酒纷纷流入众人肠胃,美女们也都将王董叫成了王哥,看快到尾声,王哥说,今晚本人高兴各位尽兴,我请大家唱歌。
      
      那天寒秋来敲我门,听里面一位娇滴滴女声问:你是谁呀?他一愣,问:老陈在吗?回答:不在。他转身就走,后来老陈叫住他,他见屋里另一人是王先生,才明白被骗了。
      
      王先生有一副天籁般的好嗓子,只是吐字和音准不敢恭维。一曲“春藏高原”,他能用女声唱出最后“那就是青藏高原”高音部分。男女对唱他唱完男的唱女的,演绎出高亢激昂和婉转如云。每次他一开嗓,众人便拍手叫好。今晚几首唱下来,美女纷纷爱上了他,邀他对唱、对舞、对饮,一人掠尽众男风彩。众男只能自叹技不如人,有个不服气的,我说你用女声将“青藏高噢噢浩噢浩”噢上去?他试了一下说不行不行;我说那你唱首“爱拚才会赢”,“鸡希希鸡呒免枉叹”?他想了想说也不行,我还是喝酒鼓掌吧。
      
      带着一身酒气意兴阑珊回到家里,喝酒唱歌是一种表面的喧闹,内心还是深深寂寞。草草漱洗,便倚在床头看央视一档表演秀节目。
      
      不知剧情,不能说不,完全考验演员的临场应付能力。演员一进入表演场景,听到位第一句话永远是:谢天谢地,你终于来了!
      
      这种节目初看之下有点新意,看多了也就那样。虽然剧情一人一换,但格式一成不变,小崔也就那几句俏皮话,评论也就那几句好话,尤其那掐点的王女士,每次不但说好,还都笑得前仰后合。
      
      于是关机关灯睡觉。于是我方唱罢它登台,登台的主角很渺小,小得如同蚊蚁。
      
      它正是蚊子。
      
      因为早早随王先生游山看水,门窗洞开,天黑时溜进几只吸血鬼,而我却浑然不知。醉意加空调噪音掩盖了那家伙的嗡嗡声,后来有一家伙便趁我侧卧时背后袭击,在后背双手够不着的死角剌了一针,受害部位立即起一大包,赶紧起身冲了一澡,又用风油精涂抹患处,才止住了肿痒。但已因了那几只捣蛋鬼,无法安然入睡。
      
      即便知道房间里只有一只蚊子,我也睡不踏实。
      
      我不是忍不了那一点痒,也不是舍不得那一点血,是受不了那不知来自何时不知叮在何处的那种折磨。如同我不怕在响只怕在点的鞭炮,你认为该响且做好准备绷紧神经时它没动静,你稍一放松它“嘭”一声响了,吓一大跳。还如同相声中那楼上那皮鞋,习惯了二只“砰砰”掉下来,忽然“砰”了一下,叫我也会彻夜候着另一只皮鞋的那声砰响。
      
      相比你在走路都会追上一咬一口的东北蚊,本地蚊子要绅士得多,首先灯亮时它不会扰人,其次它骚扰时也带着音响,如警察出动官冕堂皇拉着警笛。黑灯后它先绕房盘旋飞行约半小时,然后嗡嗡地绕人头部飞行一周,没有用餐的打算;过一二十分钟它再度嗡嗡驾临,绕行一圈,稍稍触碰,随即飞离,依然没有用餐的意思;待到再过一二十分钟后绕头三匝,才毫不犹豫选择一个利于突破部分,一针扎下去,开始饱食。
      
      这是我经过无数个失眠之夜,以鲜血换来的经验教训。有时正迷迷糊糊间见周公先生向我招手,耳畔一声嗡响,如同晴天里一个霹雳,顿时睡意全无;有时如等待楼顶那只皮鞋样,好容易等到绕头三匝,当头一掌拍下,却拍之过早,那厮掌下余生惊魂未定,得喘息半晌才敢发动第二轮攻击;有时毕功力将其一掌毙命,窃喜之下正欲安睡,斜剌里又杀出一条好汉。如此这般折腾,直到箭壶漏断,更鼓敲尽。
      
      点蚊香,熏得头晕;挂蚊帐,有点气闷。虽一掌,拍它碎骨粉身,却只能,拍拍额头耳根。你防着,它匿迹消声;你稍懈,它扎你一针。可怜我,衰弱神经,为这厮,常无缘周公到五更!
      
      蚊之嗜于血,如人之饮于水,没了都会死。蚊子一生只有一个嗜好,为了填饱肚子,冒着生命危险,与人类为敌。尽管人类对它使用了十八般兵器,还是没占到上风。那嗡嗡的声音是响亮口号:砍头不要紧,只要有血腥,杀了我一个,还有后来蚊!沧海桑田,岁月悠悠,在它生生不息的反复衍生中,造就了多少个辗转反侧的西郊!
      
      喝水人类如王先生者,事业有成,生活五彩缤纷;如西郊者,一事无成,整日忧心忡忡;喝血另类如蚊虫者,别无长物,只备一针。没有五彩,也不忧心。前仆后继,只为滴血度生。
      
      而人类本身,也永远不会停止争斗消失歧视和平共处。
      
      

    上一篇:相处如此融洽是我们做学生的幸运和福分 |下一篇:没有了

联系我们
联系我们

地  址:澳门金沙寺巷镇人民西首

电  话:0523-86215210

传  真:0523-86120255

邮  箱:http://www.59455.com.cn

电 话:15152993336

Q  Q:8000701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