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金沙线上娱乐注册
平台电话:0523-86811856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中心 >

    真不知道怎么度过那段艰难的岁月

    2017-08-27 03:00

    接连收到几笔稿费的汇款单,虽然都是几十块钱的小数额,凑在一起也未必能请大家吃一顿儿,但毕竟是小小的惊喜。想人家报刊给你发表文字,
     
    还付你钱,你这不是名利双收是什么?嘿嘿!
     喜欢文字由来已久,试着投稿也有些年头了,原本只是玩玩,没想到陆陆续续发表了一些。很享受那种看着自己的文字变成铅字的感受,更享受时
     
    不时地接到稿费的汇款单,每每在同事、朋友的艳羡和夸奖中故作谦虚状,心却被十几、几十元的稿费搞得很high。多数时候微不足道的几个稿费
     
    都被他们敲了竹杠,请客吃大餐、喝小酒,最不济也得去冷饮店吃冰激凌喝果汁,虽然往往除稿费以外还要搭进去一些,但愿打愿挨,掏钱能掏得
     
    一个心情愉快也值得不是!真不知道怎么度过那段艰难的岁月
     最早收到稿酬可追溯到高中时,我记得是参加保定《学语文》报的征文活动,当时写了一篇题为《我愿做一颗草种》的作文,经过老师的点评后寄
     
    了出去。原没指望能获什么奖,时间一长也就忘在了脑后。忽一日,收到编辑部的信函,告知获得二等奖,并随信寄来刊登我征文的报纸。那时还
     
    不知稿酬的概念,直到后来又收到编辑部的信,才知道被采用的稿子是要付作者酬劳的。之所以称之为稿酬,是因为那次给我的并不是真金白银的
     
    人民币,而是给了一年的免费订阅报纸,好像只有一两块钱的样子,但在当时住校一个月生活费只有5元的情况下,感觉还是蛮多的,况且是自己第
     
    一次靠文字挣来的,那种满满的小得意不是能用钱来衡量的。
     第一次来秦皇岛度假,看到了当时跟现在晚报版面一样大小的《秦皇岛日报》,爱好文学的我很喜欢报纸的副刊“潮汐”。试着把看见大海有感而
     
    发写就的一篇《蓝》投寄出去,也一样是在我开学后都快忘了时候,接到在秦皇岛工作的爸爸的信。《蓝》几乎一字未改发表在“潮汐”版,编辑
     
    还称之为散文诗,让我很欣喜了一阵子,在同学中的影响也可想而知。大家争着传阅,有的还亲手抄在摘抄本上,要好同学还视之为炫耀的资本,
     
    同学的同学去了也要显摆一番。甚至通过信件,都传到了外地读书的同学那儿,他们纷纷写信向我索要报纸原件或手抄稿,搞得最后我都不知道那
     
    张刊载我名字和文字的报纸最终花落谁家。那时候的稿费大概只有三两元,虽然我没能看见那张汇款单,但爸爸却为我保留着那份稿费,回家时还
     
    特意交给了我。
     后来在秦皇岛安家落户,与秦皇岛日报及后来的晚报自然结下了不解之缘,尤其上世纪90年度初,先后有十多万字的散文、随笔见诸报端。文字发
     
    表多了,高兴依然高兴,但早没了最初的激动和得意,倒是那一笔笔数额不大但接二连三的稿费,着实救了我当时经济上捉襟见肘的急。那时候收
     
    入水平不高,每月工资也就百八十块钱,稿费当然也低,千字左右二十元,但我每周发表一到两篇文字,每月少则四五篇,多则七八篇,有时候算
     
    下来,每月的稿费甚至比工资还多。我们都是农村出来的,地无一垄,房屋一间,不仅要接济家里,还要养活刚刚三两岁的孩子,是名副其实的月
     
    光族,如果不是那些稿费支撑,。当然,如果搁现在,那些豆腐块文字的稿费已起不到多大作用,毕竟生活水平
     
    翻番的速度远远超过了稿费的增长,好在我不是靠文字吃饭,不然也早成了所谓的穷书生、穷文人了。
     稿费得的最多的一次是参加“安岳”杯征文,严格地说那不算稿费而是奖金,但总之是因文字而得。征文的名字我已记不清了,反正是与家有关,
     
    我写的那篇名为《家是心灵的港湾》,竟然早参赛者云集中脱颖而出,一举获得唯一的一个一等奖。我开玩笑地问过当时的评委,是不是因为我认
     
    识几个小编而额外受到关照,但他们说绝对没有舞弊,论立意、论文笔我这个一等奖都当之无愧。第一次站在领奖台上,紧张得我获奖感言都说得
     
    磕磕巴巴,接过沉甸甸的信封,想想里面沉甸甸的奖金,我故作镇定的外表下是一颗很是激动的心。那可是整整2000块钱啊,而那时我辛辛苦苦一
     
    大月还挣不到200块。2000块的奖金,也确实派了不少用场,请同事吃了顿大餐,给老人孩子买了礼物,好像还存起来一些。
     我对文学只是纯业余的爱好,所以随着年龄增长写还是喜欢写,但很少投稿了,况且以现在千字四五十元的稿费水平,就算写也请不起朋友吃大餐
     
    了。不过,偶尔的稿费收入请朋友吃碗兰州拉面还是富富有余的,谁要是馋了想吃大餐也可以,现在不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了,咱以稿费的名
     
    义就成。来啊,想吃的报名啦!

    上一篇:思念埋在心底别过于沉湎于悲痛之中 |下一篇:没有了

联系我们
联系我们

地  址:澳门金沙寺巷镇人民西首

电  话:0523-86215210

传  真:0523-86120255

邮  箱:http://www.59455.com.cn

电 话:15152993336

Q  Q:800070119